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狼共舞

胸有凌云志,无高不可攀。

 
 
 
 
 

日志

 
 

聘任(一)  

2010-07-26 10:22:51|  分类: 工作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没当回事儿

前几天有同事还一直问我“什么时候聘任”的事儿,我就说:“着什么急,到时就通知,对咱们来说,这不就是一个过场?”其实我也就是这么想的,根本就没想到这会跟自己建立关系。

7月26日上午,全体老师召开有关今年聘任的大会,虽然还是抱着同往年一样的心情,却被一个数字一惊——新高三只要8名化学老师。

我们组9个老师,从高一到现在一直没换人,而现在一定得下去一个,都马上就要高三了,无论谁下都不是个很容易接受的事实。下去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呢?相信我们组的成员没几个会去关心这个,因为这是领导的事儿。我们9个通过两年的合作,关系相当亲密,就如同兄弟姐妹,而且我们化学组的工作能力和态度都是实实在在的,更重要的是,除老高外我们8个都是班主任。老高德高望重,而且他现在带领学生在济南学竞赛,级部不可能随便就拿下的,我们8个都是班主任,以前领导总是透露出班主任上高三是顺理成章的事儿,所以我就想,或许领导会协调的,再加一个人。

填报志愿的时候,也同往年一样,就只填了高三,第二、第三志愿空着,明摆着,就是铁了心上高三,别的连想都没想过。

(二)开始有了压力

下午,得知又有一位老化学教师来到我们级部,我心里不踏实了,这不得下两个吗?

顺其自然吧,想多了也没用。我是这么想的,其实不这么想也没办法。领导们就在隔壁讨论,我们只能静静地等着消息。

偶然的机会,让我知道了,领导么可能会根据同学们给老师打分的满意度和上次的考试成绩做出决定,我心里更是没了底儿,满意度还行,可成绩就不敢拿出来晒了。

(三)担心不是多余

晚上,打电话询问,终于“心想事成”——我被排除在外,一起被拿下的还有老高。

虽然说心里有所准备,但面对着事实,突然不知该怎么做好了。心里有委屈、也有气愤、还有不解、当然也确实感到自己还没那么优秀。

但想到同事们下谁都是一样,我又马上感到,或许下我是个最好的选择吧,如果下的是另外三个年轻教师,我心里也会很难过,现在反倒轻松。

(四)违心的解释

不知领导是怎么想的,既然昨天下午就定好了名单,他们的决定竟然是——暂时保密。直到第二天上午,被拿下的老师知道结果纷纷来找主任,他们才打算公开。如果早公布,老师们心中有数,然后再去跟别的级部交流那不也是一种负责的态度吗?

没等着领导们找我,上午我也来到主任办公室。

刚进门,主任就说:“小孙儿啊,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做得这么好,真有点儿舍不得,简直就是从身上割肉啊。”

“本来是下一个,你看又有一位老师要报咱级部,也不能不要啊,所以咱又得下两个。”

“最难选择的就是化学组,都很好,直接是没法选。跟领导也吵了,没用,就给8个名额。”

“我们都是有标准的,通过比较,你就差那么一点点儿。”……

虽然我理解领导的苦衷,也明白他们一直对我的态度,更相信他们说舍不得我的话,但是听了这些话,我并没得到安慰,反而觉得有点儿虚伪。

我觉得自己是有点儿委屈的,在我看来,如果我是个男人,就该在办公室里跟他们理论理论,也有同事跟我说,你就去找他们问个明白,凭什么这么欺负人,真是越老实越被欺负。

但后面我就说了几句话表明了一下我的观点:

第一,这么多年的感情,我很舍不得这个级部,这次离开,不是我主动,而是级部不要我了。

第二,级部没让我上高三,自有级部的想法,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做得不好,我对我自己的工作问心无愧。

第三,通过一次考试成绩就做出这个决定,我内心不服,但我能接受。

其实,我还想说几句,但一想,那都是潜规则,就把话又咽回肚子。

(五)噩梦成为现实

昨天晚上就做了个梦,梦到自己三个级部都不要,而只到下午,我就没有任何心理防备地发现,原来这是真的。

按照学校要求,高三优先聘任,然后高一、高二再聘。没想到,那两个级部没按规定来,是跟高三同时聘,当我知道自己高三落聘时,高一高二也聘了,现在真的是哪也去不了了。

这是7月27日下午就已板上钉钉的事儿。

(六)纠结的交涉

然后就开始了跟领导同事的电话沟通。

先找同事,问问级部化学组人员的情况,都是人满为患,虽然他们都热心得很,可确实也不能改变什么。

然后又找主任,递表也不要,他们说:没办法啊,不是我不想要,可我们人已经够了啊。

再找校长,就得等啊,总会有地方去,复读学校和国际部不还要人吗?

我突然明白,这一切原来都在领导安排中,剩下我和老高不就是只能往那俩坑里按?

(七)友善的慰藉

同事们听说关于我的事儿,有的觉得不可思议,为我打鸣不平;有的很生气,还帮我骂人,甚至表现得比我还夸张。

“想开点儿,没有什么大不了。”“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放心吧,你这么好,去哪儿都行。”面对同事们的话,我心里也挺知足,其实,那种憋屈和难过就在我脑海里存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渐渐消散。

感谢他们对我发自内心的关注,感谢他们对我持一个公正的评价,感谢他们对我一如既往的鼓励。

(八)不舍的情怀

主任说:今天情况特殊,如果明年你再报咱级部,只要我还在这个位置上,我坚决留你。人心是肉长的,听了这样的话,我心里不可能没有感动。

可要命的是,今年和明年能一样吗?他们能理解今年被拿下对我的影响吗?

要说感情,跟这个级部是很深的,不仅跟人,还跟整个教学楼,还跟那我带过两年的学生。

纵观高一高二,我那九班在级部里,从目标管理和学习成绩方面评价不能算是好班,可他们怎知我们内部的好。

成绩只能代表过去,谁敢说我们到了高三不会让人刮目相看。

算了,多说无益,还是将那份未完的缘分珍藏。

学生在潍坊学院自主学习,本来还想再去看看他们。最后还是决定不去了,我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别到时弄巧成拙。

有学生留言问:老师你不教我们了吗?我也没回,也不知道怎么回。还是不回了吧,就让他们慢慢知道,自然过渡吧。

希望九班越来越好。

(九)无奈的等待

以前的时候,是张榜公布聘任情况的,今年突然就没了消息,好像是正在看一本小说,突然发现少了下一半,即使知道结局,心里也老想着后面的故事。

领导还是经常开会,也不知什么内容。反正已经过去好多天,这个聘任没了下文,还是静悄悄。

结果,现在并不重要,可这等的过程,真是有点儿煎熬。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2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