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狼共舞

胸有凌云志,无高不可攀。

 
 
 
 
 

日志

 
 

【老板老班】幸福,来得多晚都不算晚  

2010-10-05 18:08:59|  分类: 网-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板老班《幸福,来得多晚都不算晚》

 又情不自禁地引用了师傅这篇文章,其实文章的主人公在我们身边就有不少,只是缺乏有效的激励和引导,所以,最终老师也好,他们也好,都没有享受到拼搏三年之后该拥有的幸福。

引文至此,也想作为一个激励吧。


引用

老板老班幸福,来得多晚都不算晚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论语》

        带了一班,就意味着告别过去的六班。虽说六班的故事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不再想,想他们会不会想我,想他们会不会来看我,想他们会不会被我曾经的教育所激励。唯有放下了过去的一切,方可更好地面对今天和未来。但有时候,往事会在你不经意间跳出来,扰动你的记忆,像一颗投入水中的石子,在你心湖中泛起一点点涟漪。连续几天没有登录博客,今天打开,却看见两个六班学生的留言,其中一位是紫怡。心想着给另一个学生写点吧,我和另一个学生的故事也是很多的呢,关系也够铁,要总是给一个人写,难免显出我有偏心。

      其实,无所谓偏心,对六班的哪一个,我都是一样的。但打起字来,却偏偏又是给紫怡的,不为什么,就因为曾经写过《紫怡的生日》,这篇写于2009年8月7日的日志,记载了我带六班的学生在封闭式的美术培训基地集体过生日的故事——那是一段怎样难忘的岁月!我把那些日子的几篇日志整理成一个小系列——《我从山中来》,共五篇,应该是还没有写完的,后来搁置下来也就没有再续写下去,《紫怡的生日》是第五篇。很快,暑假里的这些日志被埋进了我博客日志的汪洋大海中,也很少有人再去翻看——就像我们过去的那些岁月,很多东西凝固了,沉淀了,成为了遥远的记忆,不被偶然翻出来,是会永远藏在心灵深处的。

      给紫怡的日志写完后,我们都继续向前走,谁也没有再提过此事,我甚至不知道紫怡是否看过我的那篇日志,但我并不关心这些,我写的很多东西,都是为给自己留个纪念,仅此而已。今天看到紫怡的留言才知道,紫怡确实过去没有看过那篇文章。

      但是,在今天,一年多以后,她终于还是看到了。我写《紫怡的生日》时候,紫怡才高二,紫怡看到我写的文章时,又长了一岁,现在已经是西南大学的一名学生。世事的变迁往往难以逆料,我写的时候,不知道这些孩子今后会在哪里,现在我知道了,每个人终将去他应该去的地方,在那里,读书、遇见,有一些人等着你去认识,会说一些关于“缘分”的话题,开始新的生活——一切仿佛都是注定的,但我们确乎不知道明天我们将在哪里。

      今天,在《紫怡的生日》后面,紫怡留下了简短的评论:

      很抱歉现在才看到这篇日志。今天在学校闲来没事,突然想起老班,就打开老班的博客,看着我们的点点滴滴……这个生日,我妈妈竟然发过短信给你,我第一次知道。感谢老班也感谢妈妈。我总是在家里埋怨母亲为什么一个星期也不给我一个电话,现在我突然发现,母亲在我背后做了太多让我感动的事。母亲是伟大的……现在我在西南大学很好。但是没有了您一样的老班在后面支持我们鼓励我们,而我们学会的是自主自立自强吧。老班,感谢你三年培育了我们!希望老班身体健康……

      紫怡的感谢来得太晚了一些吗?我想,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一个结局,该来的总是要来,什么时候来都无所谓早晚,写的时候我已没有希望任何人的感激,现在,除了惊喜已经更没有其他的想法。这篇留言也促使我重新看了一遍《紫怡的生日》,当那些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再次出现在我视线中时,我承认,我很感动!

      “我就像是他们的父亲……”看到自己写的这句话,我好像是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在那里为孩子们摆盘子、插蜡烛、布置生日筵席,做完了这一切后搓着手满意地看着满桌的菜肴,等待着子女晚上下课回来吃饭……

      都过去了。蛋糕、蜡烛、生日歌、许愿……孩子们长大了,终于离开了父母的羽翼,展翅高飞。

      教过的学生,总是会给老师一个又一个的惊喜,有的,还是在很多年之后,在你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我不喜欢把这个叫做回报,因为我不认为自己在投资,所以谈不上要什么回报。我做那些事情(比如,带紫怡过生日)的时候,幸福已经洋溢在我的生命之中,我永远会在寻找下一个幸福中前进,所以,我更愿意把学生来看我当做一种惊喜。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徐志摩说得真够经典!

      我想,紫怡生日后的日子一定不是那么平静。从条件艰苦的培训回来,赶着上了一点文化课,又是要准备美术专业省统考,功课不得不放下,全力以赴地准备专业,十二月,省统考,结束后立即转入下一轮美术培训,为单独招生的校考做准备——几乎是没有一天调整。

      说起来是培训,其实又是全封闭的训练。地方还是在那个给她过生日的基地,老师也还是那几个老师,只是,时间已经变成了冬天,离高考又近了几个月。培训日程安排得真紧,同学们每天在加班加点,但是,造化弄人,偏偏在这个时候,紫怡和很多其他同学,遭受到了一次沉重的打击。

      美术生注定了要经历比一般考生更多的精神折磨,特别是对六班的学生——文化和美术都比较差。高二学业水平测试的痛苦刚刚有些淡忘,美术专业省统考的成绩揭晓再次掀起波澜。从十二月中旬考完试,这种漫长的等待就开始了,尽管等待的心情是期盼、希冀还带有焦虑,但是成绩却千呼万唤不出来。因为包括紫怡在内的一部分同学在封闭式培训,那几天我一直在美术培训基地—单招考点—学校之间来回奔波,早晨六点就起来,每天驱车三百公里,体力过度透支,极度疲惫。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2010年1月19日,我下午发了短消息,提醒家长第二天可以查分了,谁知那天吃了晚饭,刚刚打开电脑正准备写作,家长的电话来了,说是分数查到了——那天从那一刻起,一直到深夜,电话和短信就没有停止过,那情形就像是高考分数揭晓的晚上。的确,对于美术生来讲,那个晚上和高考发榜那天几乎没有区别,只是时间提前了半年。远在几十公里以外的培训基地那边传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我们一部分在培训的同学得知自己成绩不理想后情绪非常差,痛哭流涕,其他同学受到感染,哭成了一片,那一晚课都没上成。痛哭的学生中就有紫怡,一向自视甚高的紫怡居然连省统考的本科资格线都没到,这就意味着她将不可能在省内读大学了。虽说过了资格线,文化也是个巨大的考验,文化不达线最后也没用,但毕竟过了这一关就多了一次选择的机会。我的六班居然有好几个平时美术成绩很好的同学连资格线都没过,难怪要哭成一片了!我几乎一夜未眠,一直想着该如何去安慰那些考试失利的孩子,更重要的,是鼓励他们继续努力,都到了这个份儿上,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唯有坚持下去一条路可走。第二天,我就赶去培训基地看望孩子们,安抚他们的情绪,

      在离高考半年不到的时候经受这样的打击,而那时正是校考刚刚开始的重要时刻,我不禁为这些孩子深深地忧虑!我担心不少考得不好的人会放弃,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没有一个人放弃。紫怡没有了退路,换句话说只有通过校考,拿到合格通知书,将来去省外上大学。省统考成绩是一个考生专业实力的象征,省统考成绩好的同学,单招成绩也往往突出,反之,如果省统考不理想,单招多半也希望渺茫。紫怡会是个例外吗?只要还有机会,希望犹在。我鼓励紫怡尽快走出省统考的阴影,在接下来的校考中尽量多考几所,东方不亮西方亮,说不定就能碰上一两所呢!

      接下来的那段日子也很难忘——我单枪匹马,带着年级里的美术生转战在南京、淮安、无锡等地的单招考点,写下了《悲壮的教育》、《送考记》等一系列精彩日志,我做了我能做的事,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对于一些美术生而言,和省统考成绩揭晓的一次性痛苦所不同的是,单招成绩的揭晓,是一阵阵的刺痛。考试的时间很长、考点很多,战线拉得很长,为了提高通过的概率,有人报了很多院校,一所一所地考,从一个城市考到另一个城市,从一月份一直考到三月份,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校考是中国高考中的一个怪胎,催生了巨大的市场,也滋生了腐败,黑洞很多,深不见底。每年多少万艺考生加入这场蔚为壮观的博弈,看着那些背着画板转战于各个考点的考生,真让人感慨万千!而校考的成绩迟至四月份才陆续发榜,一所院校一所院校的成绩出来,宛如用钝刀割肉,一点一点地摧毁着考生的意志——有人连考十几所学校,却空手而归,想死的心都有。

      那段时间是最动荡的,人心浮动,而高考文化课的复习也到了最后的时刻,每到课间,学生都会在电脑前查询,一遍又一遍,拿到合格证的欢天喜地,落榜的垂头丧气,心情有着天壤之别。六班一些同学陆陆续续拿到了合格证,也有一些,自始至终没有拿到,把绝望进行到底。

      每每有同学拿到了合格证,都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我,而紫怡很淡定,始终没有动静,如果紫怡的单招再没有通过的了,那可就全完了。有一天我实在沉不住气了,悄悄地问她:你拿到了合格证吗?紫怡小声说,拿到了。我问是哪一所大学,紫怡说好几所啊,还有的没出来。我又高兴又埋怨,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紫怡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我说话声音小一点。我明白了,原来班里一些人连一所都没考上,她却有好几所通过了,她怕让同学知道了影响他们情绪,一直没有声张。

      尽管紫怡想低调,但纸终究包不住火,学校要统计校考通过情况,自然需要她汇报,于是她校考的优异成绩逐渐曝光了。紫怡恨自己省统考成绩很低,心里憋着一股劲,相信自己的实力,考了很多所学校。天道酬勤,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结果,紫怡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人拿到了十三所大学的校考合格证,西安美院、西安交大、江南大学、四川美院、西南大学、东华大学、沈阳大学……数也数不过来,几乎是考一所中一所,真让人嫉妒!

      四月底,六班承担了学校升旗任务,紫怡理所当然地成为升旗手,这个最后的荣誉,给了紫怡这么个普通的学生,以表彰她自强不息的精神和取得的辉煌成绩!

      我对她表彰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样写的:一个普通班的美术生以她的自强不息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让我们预祝李紫怡同学以及全体高三学子在未来的高考中取得优异的成绩,进入理想的高校!”

   紫怡真的能进入理想的高校吗?

      紫怡的战斗没有结束,六月的高考才是最大的考验。留给紫怡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了,为了校考,紫怡付出了惨重的时间代价,争了一口气,证明了自己,但也耽误了太多的时间。校考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如果还在那里自我陶醉,最后文化成绩冲不上去,一切努力都将白废。而和六班所有学生一样,文化成绩,是他们的软肋。往届的学生,在这个问题上留下了大量的深刻的教训,行百里者半九十,就差最后一口气没顶住,功亏一篑。那段时间,我和紫怡接触得不多,甚至和班里所有的孩子都接触不多,三年带下来,他们已经不需要我再说什么,一切都在于他们自己了,而他们自己确实也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人的提醒,自我觉醒了。那是一段充满了励志、奋斗、拼搏的日子,有了目标之后的紫怡们在为着实现大学梦而艰苦地努力着。

      我看着紫怡的成绩像开花的芝麻,一步一步蹿高。我相信她!我从未怀疑过、也未曾轻视过任何人在奋斗中爆发的潜能。

      平凡中有不平凡,紫怡,就像很多我笔下的六班学生,他们和那些所谓的优秀学生相比,真的是小人物,默默无闻,不被看好,但他们以顽强的奋斗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如果你轻视她,除了让自己的短视和愚蠢暴露无遗以外,什么也证明不了。

      六月已经过去,我接到紫怡的最后一个电话是问我报哪一所大学好。她在西南大学的校考中取得了第二名,文化成绩也很不错,西南大学直接来电话,只要填报他们学校就百分之百录取,而紫怡还在纠结,因为手上的校考合格证太多了,她举棋不定……这是一种幸福的纠结,当很多人还在为能不能上学痛苦不堪时,紫怡的烦恼却是上哪一所大学,她可以在这些院校中选择最适合自己最有把握的学校填,这样的烦恼真的要把很多人嫉妒死,而这样选择的自由,也是要靠实力的。由此我在想,只要你的实力足够强大,所有人就都会围着你转,而你,却可以从容不迫地挑选自己喜爱的。我想,紫怡是班里第一批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同学之一,确实,升旗手果然不负众望!是不是历尽了苦难得到的幸福才显得弥足珍贵!

      苦尽甘来,对紫怡、对六班、对我,都是如此。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紫怡的消息,但我知道,她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一定过得很好,虽然远离家乡,但上的是曾拥有吴宓等大师的中国西南最好的高校之一,值得。陌生而博大的世界,在紫怡的眼前渐渐地展开。我不需要她来看我,真的不需要,孩子大了,就该远走高飞——走得越远越好,飞得越高越好!

      六班已经毕业,孩子们各奔东西,他们高中时代的故事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结束,成为越来越远去的一个记忆,但是对于我和全国很多班主任来说,六班的故事是永远没有穷尽的,就像田田、就像丑小鸭、就像紫怡,一个又一个,他们长大了,那又怎么样,他们会给我带来很多意外和惊喜,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就像今天看到了紫怡的留言一样,幸福而温暖,这种幸福,来得多晚都不算晚。

迟来了一年的评论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我和紫怡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